杭州街道书记贪300余万 对越自卫反击战曾立功

中新网杭州3月17日电 (陈丽莎季轩)据杭州廉政网消息,经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侦查发现,杭州市江干区采荷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周友根在担任采荷街道领导职务十余年时间内,通过各种非法手段贪污、受贿总计300余万元。2015年2月11日,江干区人民法院依法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挺过枪林弹雨倒于糖衣炮弹

周友根,杭州市江干区采荷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在很多人眼里,周友根曾经是一位英雄式的传奇人物。他出生在萧山的一个贫苦农家,1976年应征入伍。到部队后,他扛过枪,打过仗,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立下了不少战功。

1988年,周友根从部队转业至江干凯旋街道工作,由于工作能力强,几年后被调任至江干区政府办。2001年,周友根被提拔到采荷街道办事处担任主任。而如今,昔日“英雄”却站在了被告席上,接受法律的审判。

采荷街道是杭州江干区政府所在地,下辖15个社区,10万人口。街道办事处作为距离老百姓最近的基层组织,工作琐碎而繁杂。

曾作为副连长的周友根,当年坚守阵地,一天只吃一顿饭,也曾经历过一次生与死的较量,他对当兵的印象很深刻。刚到街道的周友根,保留了在部队时的优良作风,基本上放弃了双休,一心扑在工作上。

2001年10月,刚被提拔到采荷街道的周友根就认识了一个叫葛建华的人。葛建华当时是街道下属采荷建筑队的一个小包工头,建筑队主要负责为街道和社区做一些简单的房屋维修、下水道疏通等零星项目,一年的工程量也就二三十万。刚开始,身为街道办事处主任的周友根,并没有特别留意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

由于长期忙于工作而疏于照顾家庭,周友根对家里一直心存愧疚。而葛建华却对他的家人照顾有加,这让周友根对葛心怀感激。渐渐地,周友根开始信任葛建华。而葛建华也慢慢摸透了周友根的脾气:军人出身,性格耿直,做事直爽,工作之余,几乎没有其它爱好。然而,周友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太好面子。

抵挡不住诱惑防线逐渐坍塌

投其所好,开战友会等等,葛建华都会全力帮助周友根安排妥当。

从最初的送烟酒、礼金礼卡,葛建华对周友根,出手也逐渐加大了砝码。在葛建华的操办下,周友根屡次在朋友、战友面前出足了风头。在葛建华面前,周友根的防线彻底坍塌了,“实际上是自己的思想和意志逐渐的衰退了,他们给我的钱,不拿也推脱不了,所以慢慢的就收下了。”

葛建华不是以单笔的、巨额地送。对于单笔巨额的,周友根其实有心理防线。葛建华是细水长流似地慢慢渗透,从最初的几百、几千,到后来数目加大,两人也越走越近,称兄道弟,并一起出入高档娱乐场所。

但是,在这些糖衣炮弹背后,其实隐藏着深不见底的陷阱。“面对诱惑,我自己没把握好,他们叫我一起吃饭我就一起吃饭,送礼金礼卡,我全部一点点收下来,从几万,到几十万,胆子越来越大了。”周友根忏悔道。

天上不会掉馅饼,葛建华不会无缘无故付出,必然也要求回报。周友根也心知肚明。恰好,采荷街道敬老院有一个工程要招标,周友根便帮葛建华把工程独揽了下来。周友根是一把手,有推荐权,也有权限插手工程量的清理、结算等工作,为葛建华这个企业壮大、工程量的提高、资金的结算提供了便利。

从这一次开始,周友根就再也没有回头过。

物欲膨胀走入不归路

如果是辖区内的工程,周友根基本上是直接点头拍板交给葛建华做;在江干区其他街道的工程,周友根也是积极帮忙,并主动出面请相关部门负责人吃饭拉关系。一次,葛建华的公司参与某工程招投标,周友根极力串联,和业主单位事先设好条件,收买其他投标单位,给他们以2至20万元不等的好处费。葛建华中标之后,他又帮助其变更工程,增加工程量。

从2004年至2009年,葛建华的公司几乎垄断了采荷辖区内的所有政府投资项目,包括街道的养老院、福彩中心、文体中心、农贸市场、早餐广场、平改坡立面整治等工程。其中,仅2005年采荷街道的旧小区改造工程,工程量就达5000多万元。

在周友根的鼎力相助下,葛建华的建筑队很快发展壮大,从一个十几号人、到处租房的小工程队,发展成为一个注册资金7000多万元的建筑公司。

周友根内心对物质的欲望也越来越强,“诱惑太强了。我做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如他们做一两年钱来得快,思想慢慢转变。”周友根觉得,与老板比,自己的收入太低;与同事比,和自己相仿资历的,甚至后任,大都已是市管领导干部。他心中的不平衡感越来越强,胆子越来越大,在堕落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

据周友根交待,儿子出国留学、结婚,妻子、儿子购车,葛建华都会适时地送上自己的心意,再加上其他名义的礼金礼卡,几年下来总金额超过了100万元。

2011年,他利用手中职权,私自找了一家公司,替代街道与某招商引资企业签订租赁协议,从中赚取100多万元的差价。2012年,采荷街道内某台资幼儿园要撤回台湾,周友根抓住时机,从中分几次索取贿款50余万元。庆春路改造指挥部协调给采荷街道的一套公房,本应用于社区服务配套,周友根却通过竭力疏通,最后把房子变更到了自己儿子的名下。

2012年,周友根正常退休,本以为可安全着陆,然而还是东窗事发了。

据杭州廉政网消息,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完)

(原标题:杭州街道书记贪腐300余万 对越自卫反击战曾立军功)


官员竟反问你们凭什么相信我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济宁市市长梅永红近日接受采访时讲了一个故事:中组部曾来济宁调研干部制度,他向来调研的人提出一个问题:“你们凭什么这么相信我?”他认为,人是感情动物,是有私欲的,把人放到一个位置上,赋予他一个无边的权力,这是非常危险的。


仇和落马,权力绿林时代终结

什么是“绿林”?就是无视法律,不要规矩,杀人放火受招安。但这个破坏旧体制的过程,伴随的是日渐庞大的任性权力。权力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你赋予它更多的自由,带来的可能是推动社会的变革,但也很可能带来的是尾大不掉的恶瘤。


县委书记为什么不去打工

作为县委书记和县长收入,公众在意的,并非是工资收入的高低,而是灰色收入以及特权和福利等问题。


日本老汉偷窃情人节巧克力

目前在日本年满50岁却仍未结婚的男性约占人口总数的20%,女性约占11%。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 人口问题研究所的预测,到了2030年,日本50岁仍未婚的男性将达到30%,女性则将达到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