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海国际受伤工人:管理混乱 当晚十点已经起火

本报记者 陈锋 张智 滨海报道

一场猝然而至的爆炸,导致100多名无辜者失去生命,也使于学伟和他的瑞海国际瞬间被置于风口浪尖。截至记者发稿时,官方尚未就爆炸原因给出明确说法。《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瑞海国际所雇工人发现,涉事企业在安防方面存在大量漏洞,瑞海国际混乱的管理或是爆炸的主要原因。

8月18日下午,本报记者在天津泰达医院8楼的病床上找到了瑞海国际山东籍装卸工人张宝炎。虽然入院已经一周,但其气色仍然较差。对于雇主瑞海国际至今没有派人看望,他表示很无助,担心拿不到任何赔偿或补偿。

张宝炎是和40多个工友从爆炸现场逃出的,目前只有一个名为司建春的同伴下落不明。他告诉记者,这40多个工友负责堆场的货物装卸、装船,几乎每人每天都有四五个集装箱的工作量,集装箱的大小为20英尺,计件工资,干一天活拿一天钱,没有固定的休息日,月收入多则五六千元,少则四千多元。他称,他们搬卸的集装箱,都是运船出口,出口国包括美国等发达国家。

对于公司在安全作业上的管理,张宝炎称并没有特别之处。“没有发放任何防护服,也没有教我们工人任何防护措施,私底下我们也没讨论过安全防护。”张宝炎表示,他们虽然都知道搬运的是危险化学品,但公司给出的惟一要求是戴安全帽,他一直以为在这里工作绝对安全。

据张宝炎回忆,事发当晚10点钟左右堆场就已经起火了,工人发现危险后,立即组织人员撤离,他们很快跑到远处,所以几十名工人绝大多数都幸免于难。晚间11点多,堆场连续发生几次大爆炸,张宝炎受巨大气浪冲击摔倒,右腿髋关节严重脱位,左耳听力受损,并伴有烧伤。

一位承接瑞海国际危险化学品运输的司机也证实,他为瑞海国际运输货物已有半年多,并不知道这些化学品是啥,也不知道是否易燃易爆,更没有接受正式的安全培训,只是有时车队队长会提醒几句。但在工作中,经常能闻到刺鼻的气味,他会戴上一层口罩,但并无其他防护措施。

除安全教育缺乏之外,瑞海国际与竞争对手相比,在消防力量上也存在差距。据中化集团官网表述,其在滨海新区的两个危化品物流公司均配有自己专门的消防队伍。而在瑞海国际的一份安评报告中称,位于公司附近的消防支队将提供安全保护,显示其并未建立自己的消防队伍。

另外,瑞海国际疑存在超标存放危化品的情形。根据瑞海国际2013年准备进行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的报批材料,该堆场将建危险品仓库。而其环评报告称,有关仓库可存放剧毒物质氰化钠的最大暂存量为10吨。

而据官方透露,爆炸现场可能存放有700吨氰化钠。来自氰化钠生产厂商的消息称,他们每月向瑞海国际运送的氰化钠在200吨左右。如数据出入不大,爆炸现场存放的氰化钠或超出存放上限数十倍。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杨栋梁被查是“头七之祭”吗

这是给死难者家属、给天津人民的一个应有的负责任的交代,也是给全国人民、给历史一个应有的负责任的态度。每个生产安全的危险区域,背后都有权力在玩着危险的游戏。抓安全生产的要脉,首先要抓住权力这个事关人命的命脉。


落实带薪休假真得领导带头耍

落实带薪休假,不是说说而已,更不是说了就中。领导不带头,下属和工作人员岂敢“僭越”;机关事业单位都不“倒逼”,那些暂时或者声称暂时还不具备落实带薪休假条件的用工单位,又猴年马月才动得了真格。万事开头难,总得找个突破口吧。


自由经济堡垒香港撑不住了?

香港经济60年代中期开始起飞,70年代出现持续增长的局面,港英政府以此为傲,便将“自由放任”视为香港经济赖以成功的基石,不肯轻易改换思路。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但港英政府的幽灵——“积极不干预”迟迟不肯散去。


不能再无视野生野长的孩子了

像毕节等地那些夭折的儿童,还只是个体命运的悲凉,他们所触动的也只是人们的同情心。但在恶劣环境下成长的青少年,当他们走向社会时所形成的影响,就不仅仅是个体的了。他们将会直接来到我们的中间,用他们的早期教养和习性,直接投射和反馈在我们的身边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