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灯饰城起火2公里外见浓烟(图)

原标题:灯饰城起火 2公里外见浓烟

消防队赶赴现场后,调来可以从上往下喷水的高喷车,火势才得到控制,逐渐小了下去。通讯员 蔡晶晶/摄

昨日下午3时许,丰台区万隆汇洋灯饰时代广场内彩钢板库房起火,119指挥中心调派13个中队54部消防车赶赴现场,直到下午6点15分,大火才被扑灭。北京晨报记者从北京消防获悉,此次大火过火面积800平方米,无人员伤亡,火灾原因及财产损失正在调查中。

现场

首批消防车救火被阻挡

记者在赶赴现场途中,在距离事发地约2公里处就能见到白烟。记者赶到现场时,灯饰城东侧胡同两头已经拉起警戒线,来往居民和车辆均需绕行。在岳各庄桥下,几辆消防车正在供水,灯饰城周边也停满消防车,道路两侧站满了围观群众,空气中有一股浓烈的焦煳味。

因为胡同口已经被警戒,记者只能从远处绕行到灯饰城院内,发现起火点是一处高三层的库房,烧毁最严重的部位位于二层和三层。因为高温燃烧,彩钢板已经扭曲变形。

仓库东门外贴着“周围100米严禁燃放烟花爆竹”,据周围群众表示,仓库东门平时一直锁死,“火着了一段时间后,消防车开进来停在东门门口,消防员为了救火才把大门撬开的。”对面小卖部老板告诉记者,下午3点多,他正在小卖部内整理货品,发现屋里涌进呛鼻的黑烟,“睁不开眼,出门看见仓库上方呼呼往外冒黑烟,当时没有看见明火。”

对面停车场保安刘先生也表示,“着火刚开始烟并不大,而且不是黑烟,是有些发灰的那种,等消防车赶到一喷水,浓烟反而更大更浓了。”刘先生还透露,最开始赶到现场的一批消防车被堵在灯饰城南侧,“边上都是违章停车,消防车太宽了,拐不进去。后来先把私家车清理了之后才进去。”

灯饰城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告诉记者,仓库内都是商户的货物,主要是灯具灯饰等,“幸好我的货不是放在这个库房”。据他介绍,平时灯饰城也会定期搞消防演习,消防设施还是挺齐全的。还有围观的群众说,着火的彩钢板房三层是违建。记者就此致电灯饰城,但一直无人接听,此说法也未得到消防部门证实。

救援

几十名消防员深夜驻守

记者从消防部门获悉,昨天下午3点15分,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指挥中心立即调派13个中队54部消防车到场。据围观群众透露,刚开始到的几辆消防车根本无法控制火势,后来调来高喷车可以从上往下喷水,火势才渐渐小了下去。

下午5点7分,火势得到有效控制。记者从消防部门获悉,傍晚6点15分,大火被扑灭,“6万余平米的万隆汇洋灯饰时代广场在消防官兵的顽强拼搏和奋勇扑救下被成功保住。”消防部门表示。

不过记者注意到,晚上7点之后,库房上面仍不断冒出白烟。大部分消防车仍驻守现场,随着明火被扑灭,消防员通过拉伸梯子爬到库房二层和三层,用强光手电往废墟里照,一位消防员告诉记者,他们这是在寻找火点,防止复燃。“库房内的货物不是易燃物,但彩钢板中间夹的是易燃的泡沫,灭火难度大,水无法喷进去。”一位消防员透露。

晚上8点半,现场已经很难找到明火,有消防员从库房二层和三层顺着梯子下来,还有消防员从积水中捞起消防水带扛在肩上回收。截至昨晚9点,院内仍有5部消防车和几十名消防员驻守。

影响

16条公交线路临时甩站

受到此次火灾影响,昨天下午,西南四环的交通也一直处于拥堵状态。“北京交警”及时发布微博称,西四环岳各庄桥东南角有火场,造成西四环南向北主辅路都出现了拥堵排队情况,主路的队尾一直排到了科丰桥区。途经此路段的司机朋友,可适时选择绕行。昨晚9点,岳各庄桥辅路南向北方向仍处于拥堵状态。

受此影响,北京公交集团昨天也采取临时措施,截至18时,共有616、660、967等16条公交线路临时甩站,其中616路东行甩岳各庄桥东1站,660路东行甩岳各庄桥东2站,967路往花园桥南方向甩岳各庄桥北至岳各庄共2站。

此次大火,北京消防官方微博两次发声,及时发布最新消息。记者昨晚从北京消防获悉,此次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过火面积800平方米。目前,火灾原因及财产损失正在调查中。

北京晨报96101现场新闻

首席记者 岳亦雷

实习生 刘思维

线索:辰先生


冬虫夏草的“中国式”大骗局

每千克身价高达几十万,冬虫夏草到底是食品?药品?还是保健品?“身份”扑朔迷离,命运数度“反转”,背后闪现各方利益角逐,但并没有妨碍它成为中草药里炙手可热的“明星”。而综其一生,不过是一个“中国式”骗局罢了。


缅甸领导人退隐后为何能出家

尽管军方仍然在缅甸政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已经不可逆转。由丹瑞和登盛亲手打造的初具规模的民主体制,是他们可以放心退隐、出家的根本保证。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读王小波?

我愿在王小波的英灵之前,冠以“说理者”三字,以示我独有的感激和纪念。也许,恰恰因为这不是一个适合说理的时代,说理才愈发具有意义;这不是一个适合王小波生存的时代,阅读王小波才愈发迫切。


港企来到内地会自觉守法吗?

许多企业家表示,他们很难弄清执法的具体标准,并怀疑没有法律法规来限制环保官员的权力。